真實存在  

昨天下午4:30分,我的學生突然提到

上星期三的這個時間,鄭捷被抓了.....你知道嗎?

也跟我說著他聽到這件事時的驚嚇和恐懼

悠悠的記憶彷彿拉回知道那刻的當下

上星期三......

那天外面下著滂沱大雨,下課後有點心煩的走進捷運

大概是真的不喜歡大雨淋濕的黏膩和冰冷

走到捷運刷票閘門看見警察嚴肅的站著

心裡有著莫名的疑問.....

回到家才發現了這驚嚇的頭條新聞

點閱著網路的新聞,看到了許多血腥、膽戰心驚的畫面

也看到一些關於他的犯罪心態和想法的評論

當然也看到了社會大眾一片的撻伐和驚恐

當下看到這些新聞時,內心滿滿的是害怕、難過、悲傷

也覺得為什麼有人可以這麼殘暴這麼冷血

那些被他殺害的生命是多麼的可憐和無辜呢?

隨著輿論的鼓譟,也深深覺得這樣的人真的很恐怖

它造成了社會這麼大的創傷,大家彷如驚弓之鳥般的恐懼

但在這高昂的憤怒和害怕情緒的夾雜之中

看到關於父母發言的報導,在那一瞬間閃過的念頭是.....

一種孤獨和所謂的哀傷和悲哀淹蓋了

在他父母的行為和言論中,只看到切割和捨棄,只看到自私、推卸責任

看不到屬於家庭的溫暖和親人之間的愛

或許他犯的錯真的是很難原諒,而他也該為他所犯的錯去承擔負責

但到底是怎樣的環境造成現在的他呢?


看到他,就好像看到某些小時候記憶的縮影

小時候,也不知為什麼那時老師把好幾個有點問題的同學都丟給我

暴戾的脾氣,暴力的行為,違規的舉動

翻桌、打群架、亂打同學、翹課、攜帶危險物品、在校外偷東西

總之大概都是屬於兩三天就是訓導處的常客

身上常常都是打架之後得鼻青臉腫和傷口

雖然剛開始和他們相處,我也有些許的害怕

但就算害怕,還是決定抱持著真心真誠和他們相處

慢慢地教他們課業,接近他們,陪著他們,關心他們,

和他們一步步靠近的相處,然後聊聊天聊聊情緒,聽聽他們的想法

一段時間過去了,漸漸他們變得比較不再那麼暴力

後來有次聊天中有人跟我坦白.....

其實他們的家庭環境都不太好,不是父母離婚就是隔代教養

從小就像是皮球被踢來踢去的孩子

家裡沒有人關心他們,回家就是空蕩蕩的看不到家人,沒有親情的溫暖

到學校,同學又因為害怕而排擠他們討厭他們,沒有朋友,沒有友情

老師也因為他們總愛闖禍,幾乎都是一路被貼標籤過來

對於他們而言,沒有人在乎他們,所以這樣的行為只是想吸引人們注意的目光

想要獲得關心,想要引起大家的注意,

想要別人來了解他們,想要換取他們的存在感

或許就像搶不到糖吃的孩子,那樣的無理取鬧

後來長大想想,

在這些暴力行為的背後,隱藏的或許是他們的自卑、孤獨、寂寞的脆弱

因為在這功利主義下的社會,大家關注的永遠是那發光的成功者

不論是老師、家長或甚至是同學們......在甚至是到了社會

這個社會有的只是越來越遠的距離,造成我們內心就只是更封閉的脆弱

我們常常看不到身邊的人,追的永遠是那道光的背影

或許該停下腳步看看身邊的人事物,給他們一些陪伴和關心吧

有時候真的只要一個相信的眼神、一句關心的話語,就能讓人感受

不要小看這一點點,因為那是黑暗中的光芒,是唯一的閃耀

就像沒有光害的地方,夜空中的星星就會特別的閃亮

對於他們而言,或許那一點點的關愛就是這樣的存在

所以從現在起期許自己能開始練習陪伴、溝通、分享、關心、相信、傾聽

我想沒有人是想要擁抱孤單的,學著拿出真誠擁抱我們身邊的人吧

以上單純就是一些分享罷了

想法上都還不夠廣泛,也不是那麼成熟,所以還請多包容

但期待我們都能更好的心是永遠支持著你我的

最後,期許走在這條路上的我,能更深刻更成熟的去學習

找尋適合每個人個別狀態的方式去關心他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ndy 的頭像
sandy

winterstellar的部落格,寫寫情緒,說說話

s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